推广 热搜: 碳纤维加工厂家  气体泄漏检测仪  混凝土搅拌站  碳纤维机械臂  碳纤维加工  碳纤维无人机厂家  公路桥梁盆式支座  碳纤维制品厂家  酵素  中国酵素展 

半夏乘坐晚班地铁回到家的时候,英姐依旧在一楼热火朝天地打着麻将

   日期:2021-03-31     浏览:11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现在回想起来,他不记得两个小小的孩子,在逐渐暗下去的天色里,是怎么从荒芜人烟的田野里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回去的。  他只记那
 现在回想起来,他不记得两个小小的孩子,在逐渐暗下去的天色里,是怎么从荒芜人烟的田野里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回去的。
  他只记那比他还小一些的女孩,在自己的前方一路不停分开那些长草。那只一路牵着他的小手,指头圆圆的,剪着短短的指甲,指腹因为练小提琴而起了一层薄薄的茧子。
  薄薄的茧子一路刺得他手心难受,心里也难受。
  
  “没事的啊。我妈妈说过,任何不开心的事,都有过去的一天。只要忍得过眼下这一阵,就没这么难受了。”不停晃动在他眼前的小小身影一路都在说话,“你别怕,我们很快就能长大。等我长大了,就去看你,还能找你玩。”
  “真的吗……你保证会来。”
  小女孩笑嘻嘻的声音传来,“那当然,我还答应过要娶你做媳妇呢。”
  “胡说,女生怎么能说娶媳妇。”男孩被这句话逗到了,有那么一瞬间忘记了自己失去父母的悲伤,“女生只能说嫁人,我才能说娶……娶什么的。”
  “哈哈,都一样啦。不要介意那么点小事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苏ICP备09007749号-26